『海濤法師的出家因緣』~ 難行能行 令人動容 2 我走出去了,我絕對不會走回來。出去以後,當然心情很不好,因為我很疼我太太,老實講,我太太跟我同年而且是夫妻臉,她對我很好,跟她結婚剛好七年,我還算過,離開那天剛好滿七年,但是出家還是要出家,就這樣離開了。我太太為了怕我出家,什麼錢都扣起來,什麼卡、什麼卡全都剪掉,出家時,身上只有一千多塊,我不知道出家要帶錢。離開以後,我就住在慧日講堂,都沒有回去。一、兩個月後,我就去恆春,還沒落發以前,我拜託我太太,寫離婚證明書、配偶同意書給我,她不寫。結過婚的人,要出家必須有夫妻同意書,這是戒律規定的,不然不收。她給我一個條件,叫我去讀佛學院,佛學院三年若能畢業,她才寫同意書給我。我想也好,先去考試再說,就去佛學院。 我太太曾經問我:『你什麼時候要出家?』我回答她:『如果有任何一位出家人願意剃我的頭髮、要讓我出家,我馬上跟他出家,絕不回頭,都不用交代了!』。她說好,之後,我認識的每一個出家人,她都有辦法應付,沒人邀我出家! 福嚴佛學院 直到我去福嚴佛學院,福嚴佛學院是女眾的佛學院,院長『真華長老』為了感恩『印順導師』,要把它改成本來的男眾佛學院,因為福嚴本來就是男眾的佛學院,之前收不到男眾後,來才改成女眾,為了感恩印順導師要把它改回男眾學院,因此就到處邀人出家。我去福嚴考試,真華長老看到我:『 黃 居士,你要不要出家?』,我聽了,差一點跪下去!這輩子第一次聽到有人邀我出家,我跪在那兒,老師父!我就是要出家!他不知道我已結婚生子,也沒問。 考完試,回恆春,我師父沒有幫我落髮,就離開了。剛好另外一位海天法師,也剛從屏東的家跑出來,找我師父說要出家,因為剛來,師父就叫他住下,還好有他來陪我,兩個就常常在一起。 我希望在我生日之前出家,為什麼?因為我想要報父母恩,尤其報母親恩,我希望師父趕快幫我落髮。就在生日前兩天,我想,決定出家是我自己的事,不能依靠別人,我要求師父,給我法號,我一定要出家,所以師父就給我這個法號,〞海濤〞,為什麼給這個法號呢?因為這個〞海濤〞是一個已還俗出家人的法號,這是我死纏著師父,師父受不住才給的法號。我想,有法號了,就可以自己剃頭。剛巧有一個師兄,五十幾歲才出家,他老婆也不讓他出家,也是硬要出家,他說師父離開沒辦法幫他剃頭,他要自己剃,於是兩個人就互相把頭髮給剃了! 我要落發那天聽到一個故事,那時龍泉寺有一位師父,忘了叫什麼名字,從恆春來這裡出家,結果他太太不同意,每天來鬧,鬧到發瘋,後來死在工廠的水池裡面,那個出家人並沒回去,只替她辦個梁皇就了事。我想,為了出 家 太太鬧到死掉,都還不會還俗,真正如如不動。相較之下,我的情形又算得了什麼? 聽完這個故事,我心裡面就比較平靜。我剃完頭髮後,就跟海天法師講,乾脆你也剃一剃,就順便幫他把頭給剃了。 我那時沒有長衫,師父急著要到南部,他就隨手拿一件冬天的長衫給我,剃頭以後,穿師父給我的那件冬天的長衫,恆春很熱,每天穿著冬服在那邊走來走去。後來跟海天法師兩個人一起去做衣服,到鳳山一間做衣服的地方,選好所需的衣褲、長衫,店員說總共一萬八千塊,我差點昏倒在那邊,這麼貴!身上才一千多塊,講不出口,只好跟他說下次再來! 回五公寺,另外一位師兄問,『你帶多少錢來?』,我說:『沒帶錢!』『沒帶錢要出家?』我說:『我怎麼知道出家要帶錢?』他的意思是說起碼的服裝費是要有的。我師父說出家不要帶錢,出家若帶錢要如何出家?出家如果有錢就很容易還俗了,出家要完全的放下接受人家的供養,隨緣吧!所以我們男眾的道場比較隨緣! 落髮後,我就住在恆春都沒回去,後來我同修知道我落髮,她又叫我二哥、二嫂,跑來看我,又打電話跟我講:『我不承認你出家,你頭髮自己剃的不算!』,但是我不管,反正出家是我的事情。 六月十九,師公要成立男眾佛學院,大量的剃度,那時,我就希望師父為我正式剃度,我師父帶我們去台中以後就離開了,叫我自己去新竹報到,我跟海天法師兩個人頭髮剃一剃,衣服穿好去報到,師公說:『剃度了?』『沒有,自己剃的!』『自己剃的!』『你師父沒有來啊?』,我說:『回台中了!』『那誰跟你來?』『沒有,自己來!』『家人呢?』『沒有!』。大家出家都有人送,只有我們兩個沒人送。要受沙彌戒那時,我很勇敢,打電話給我的父母,又叫我一個朋友打電話給我太太,說我要剃度了,我通知你們了,不是沒講哦!父母親說:『那是你的事情!』,我太太她說不理我了!奇怪!怎麼態度不一樣?後來才瞭解,別的法師幫我剃度都不行,只有真華長老就沒問題了,所以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因緣。 我跟海天法師等有七個人一起剃度,剃完以後師公就要取法號,照講我的法號是『如』字輩,真、如、海,我跟師公說師父已經給我法號〞海濤〞了!不然我現在跟師父會變師兄弟,所以我是由師公剃酒店經紀度,用師父的法號。 記得剃度時七個人,其它五個,有的老婆來送、有的父母來送,只有我跟海天法師兩個沒人送,結果我們兩個在那邊哭,不是哭沒人來送,而是深深感覺要出家真的很困難,現在終於正式出家了!那種無法形容的高興和感傷交雜在心頭,眼淚禁不住而流滿雙頰!也正因為這樣,我們出家的信念比較堅定! 七個剃度裡面目前已經有四個還俗了,那四個出家時有他老婆、父母來送,歡歡喜喜的來,又歡歡喜喜的回去!『越痛苦你才會越珍惜!』,出家有夠痛苦,像海天法師是偷跑的,我是這樣強逼的,雖然很痛苦,但是知道出家很難得,難得出家。 那時我在福嚴居住,住到開學之前,師公對我很好,因為我很會考試、寫字;考試都第一名的,他特別交待我,要好好讀書,以後接他的衣缽。 回到台北,我決定,不去讀福嚴,先處理離婚證書的事情,然後回恆春幫忙。後來在台北慧日講堂,住了將近八個月,當法證老和尚的侍者,當我師父的侍者,學了很多東西。在台北時,每天就是清掃臭水溝、倒垃圾,其他的出家人來,替他們服務看要吃什麼? 有一次到銀行存錢,遇到以前公司的會計,他們不敢相信我會做倒垃圾、掃水溝那種事情,因為我一向很好命。 慧日講堂要重建了,有許多人佈施,我每天都要去存錢,有一次去銀行,櫃檯小姐說,你們出家人很好賺,每天都存那麼多錢!我楞在那兒,奇怪!怎麼有這種想法?又無法跟她解釋。我那時就認為;出家人身上不要帶太多錢,也不要每天跑銀行,讓在家人誤會,不管這個錢是做什麼用的,錢太多,最好讓在家菩薩幫忙處理,才不會讓人誤會。 我太太沒事都會去看我一下,看我在做什麼,看我非常認真,知道我不會還俗了。但是她就是不肯寫離婚協議書!我出家以後,她整個人都變瘦了! 出家前,為了要讓她同意我出家,特地買一輛好車給她開,讓她高興,少生我的氣,結果,車子才開兩天就生車禍,她打電話給我,叫我去處理,一見面就罵我:『都是你!都是你!就是因為在想你出家的事情,才會出車禍!』當時我靜靜的沒講話。 還好,撞到一個學佛的人,那人問我太太:『我停在那邊你為什麼撞我?』她說:『我先生要出家,心裡不高興啊!』。這樣反而又認識一個朋友,他不但不怪我太太,還幫忙她。他帶我去他們的道場,又帶我去認識淨行法師,淨行法師是越南的法師,我是在那裡受五戒的,這也是一種的因緣。出家以後,我的太太常常來看我,我覺得怪怪的,如果有女信眾在旁邊,她就很生氣,把她們趕走,我發覺在台北實在不行。 有一次,我太太硬要我回去遷移祖先牌位,要我親自去處理,她不要幫我處理,我說我已經剃度了,拜託她幫我處理,結果她不管,叫我一定要自己去處理,我不肯。當天晚上,我睡到十一、二點,電話響了,一聽,裡面的小孩哭得很厲害,被他媽媽打了,我知道是我那個小孩,我很痛苦,不知該怎麼辦,我太太說,你要不要回來?我說好…我一定會回去處理。我回去的時候,她很傷心坐在我面前,還問我一遍『你能不能夠不要離開?』我斬釘截鐵說:『不可能,請你原諒!』各位瞭解,愛情跟出家,對我們來講,真的是掙扎,我並不是不愛我太太,只要瞭解出家,就知道出家太好了!看到她這樣傷心,我很痛苦,但是也沒有辦法,腳還是要走出去,從此以後,我就不曾再回去了! 在慧日講堂,她一直不跟我寫同意書,我也不知道怎麼辦! 二月十九日 ,我整天一直念觀世音菩薩,隔天她打電話來,說要寫了,兩個人就去找一間律師事務所,就在那邊寫離婚協意書,那時我已經出家了,那個女眾律師對內容不太認同。後來離婚協意書怎樣寫呢?全部的財產、動產、不動產都歸屬女方,孩子監護權也屬女方,負債則由男方負責。她看了以後覺得不錯,才同意。寫完協議書,他們兩個做律師的夫妻為了小孩在吵架,我太太很好,就去安慰女律師,我去安慰那個小孩和她老公,總算他們的家庭又和諧了,也認識了他們夫妻。辦完離婚的手續,女律 師跟我 太太說不好意思收你的錢,這五千塊要怎麼處理?我太太教她說:你可以拿去供養他!她拿那五千塊錢到慧日講堂供養,後來也開始學佛。 妙通寺 我去六龜妙通寺受戒回來以後,我太太才跟我辦離婚的。受戒回來以後,她又打電話問我:你到底要不要回來?我說:不可能,我已經受戒了!她說:你一定要辦離婚!我說:對啊!你不辦我也沒辦法!那時才正式去區公所辦理離婚手續。將近兩年,銀行的名字才改過來,那時銀行的名字都是用我的名字,她還為我保留著,看我真的不還俗了,才全部改名。 我出家以後,我的小孩不曾打電話給我,不曾再叫我爸爸,對我來講有極大的幫助。 還有一次,有一個法師,叫我的同修來慧日講堂找我,那個法師叫她要跪拜,當她對我跪拜的當下,對她來講我是一個出家人,彼此間夫妻的關係已經沒有了!那種夫妻的感覺沒有了!不過我對她很感恩。 這是我出家的想法,跟別人的想法是否一樣?我不太瞭解,我覺得這個世間,佛法確實很好,但是知道的人很少,我們應該想盡辦法,將簡單的佛法,在這個世酒店經紀間傳佈。 我們從夫妻間的愛、對孩子的愛、父母對我們的愛,瞭解我們應該去愛一切人,好像一個大家庭一樣,所以我才會離開我的家。我並不是不愛我的太太、並不是不愛小孩,不過我們應該將這種執著、佔有的情愛,去愛一切需要被愛的人。 我剛出家時,老實講,晚上想到我的小孩、太太在哭,我也會暗自哭泣,男人也會流眼淚!那時,我瘦了快 二十公斤 ,她也瘦快 二十公斤 ,我小孩的壓力一定也很大! 有一次,有一個戒兄弟,很想看我的小孩,那時我出家兩年多,叫我一定要打電話問我小孩有沒有在家?我就偷偷打電話回家,丈母娘接的,只有丈母娘跟小孩在,我太太不在,機會來了!丈母娘很愛我,我出家哭的最厲害的是丈母娘,哭到昏倒!既然我這個戒兄弟一定要看我的小孩,隨緣!我就進去,一進去,丈母娘看到我就抱著我哭,只問一句話:『你什麼時候要回來?』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? 丈母娘雖然很富有,但是不幸福,丈夫早死、孩子又不親,跟我在一起時間比較多,我跟我母親長的不像,跟丈母娘倒長得很像。我會決定娶老婆,跟丈母娘有絕大的關係,不然照我的個性,我不會那麼早結婚。 婚前,我跟我太太回去她家,丈母娘看到我,就很喜歡跟我講話,她說你書讀那麼高、又這麼會打麻將,會講國語、又會講台語,她說你早一點娶我女兒,我要跟著你,因為我沒有地方去!我聽到這裡,老人家沒地方去,這麼可憐!又有一次,她的孩子為了錢的事情,曾打過她,沒地方去,跑到我家的倉庫。 我知道這件事情之後,覺得老人家很可憐。所以她希望我跟她女兒早一點結婚,我立刻同意,我跑回去跟母親講,抱歉!我若結婚可能不跟你住一起,因為丈母娘叫我跟她住一起,母親說沒關係,我是因為如此才結婚。我常跟母親講:抱歉!我一次娶兩個,娶老的跟娶小的。丈母娘對我很好,在家裡只要看到我就好,打麻將沒關係,在外面怎樣風流,她也說沒關係,只要回來就好。所以我要出家,她很痛苦,那天回去,她看到我就一直哭,我也很痛苦! 我的小孩看到我,跟我笑了一下就跑進房間。怎會這樣!當我還在狐疑時,他又跑出來,手拿一本書,那本書是釋迦牟尼佛傳(佛陀傳),他打開書本,裡面夾著一張書籤,跟我說:『海濤師父,你還沒講完呢!』,因為我平常會講佛教的故事給這個孩子聽,所以他跟我說我還沒講完,意思叫我要講完。我聽了,很難過,又不敢哭。那時,我心裡就做一個決定,我一定會講、我一定會講,雖然我現在已經沒辦法對你講!後來,我才會答應法界衛星電視台,到台裡講佛陀的一百個故事,就是要講給他聽!但是這個小孩並不會要找我回去,他知道出家是好事情,每次他媽媽難過的時候,都是他在安慰! 還有一次,他媽媽為了要讓他跟我在一起一個禮拜,看我會不會因為小孩而回去,所以帶他去慧日講堂,我剛好從恆春回來,她希望孩子跟我去恆春。結果那個孩子不住的哭,我覺奇怪,你就問他:『跟我去恆春,為什麼要呢?』,他說:『海濤師父!如果我跟你去,媽媽一個人在家會很孤單,我要回去照顧媽媽!』我聽了很感動!這個孩子會照顧媽媽,沒問題了!我出家時就跟他講,我若去出家,你就是一家之主了,你要照顧阿嬤、要照顧媽媽,要做好這件事情,因為我不會再回來了!有什麼事情也不要找我了! 有一次我搭飛機到台北,下機經過我住的地方,剛好遇到他,他看到我就九十度問訓:『海濤師父,阿彌陀佛!』,我深深覺得,我應該將出家人做好,因為我是他學習的對象。 他跟我問訓說:『我想問你一個事情,我是先出家比較好,還是先把書讀完,先當老師再來出家?』我沒有回答,我認為現在孩子有孩子自己的打算,我不能回答。我說:『那你的意見呢?』,他說:『那這樣好了,我先把書讀好,做老師做完以後再來出家!』我說:『這樣也不錯啊!』 這個孩子從小就不喜歡跟女孩子照像,跟我一樣,女孩子緣太深,我常告訴他自己要小心處理。之後,再看到我小孩,都是在電視節目裡,電視台做節目訪問我們家庭時才相互見面。我不會特別去想他,因為我認為每一個小孩、每一個老人、每一個人,都是我們的家人!出家一段時間以後,我就沒有這種的分別了!只是很感恩;感恩這段家庭的生活、感恩這段父子間的感情,讓我知道如何去愛人。知道感恩父母,就會知道如何去孝順每一位老人、尊重每一位女人、去愛一切孩子。 現在,我每天都很努力,研究如何用簡單的方法將佛法傳佈到監獄、學校。太深的,老實講我也不會,如果我二十幾歲出家,我可能會將整個佛學研究透徹,但是半路出家,三十五歲才出家,體力有限。想傳佈佛法,必須到處去籌備,到處去跑、去開發,才有辦法,而且要趁年輕。我內心裡面,有一個很大的希望,希望有一天也能閉關,深入瞭解一切佛學經典,才到處去弘法,如此才是正確的。但是這要隨緣,目前只好半工半讀、邊走邊看,不敢浪費絲毫的時間。 出家是個人的意願,不一定學佛都要出家,只是出家比較能夠專心,容易修行。釋迦牟尼佛示現出家,覺悟真理,對我們來講,沒有世俗家庭酒店經紀、金錢種種的束縛跟壓力,對我們體悟更深的真理有很大的幫助。其次,沒有世俗的家庭和社會經濟的壓力,從事奉獻的工作也比較好做些,這是出家的好處。大乘佛法的出家,重視的是慈悲,慈悲就是愛的提升,所以結過婚的人、有妻兒的人、有小孩的人出家,也有一個好處,因為他曾經愛過人,曾經被深深愛過,比較瞭解世俗的家庭,才懂得如何使用愛。出家時,離開自己妻兒、父母傷心欲絕的那種痛苦,真的像撕肉一般難以言喻。因此,我們比較不執著私人的感情,因為再去執著這種世俗的貪愛,生命確實會變得很脆弱。過去,我若想到我太太為了我出家在痛苦,就很痛苦,我是沒什麼問題,但是知道對方在痛苦,實在很不忍心!十分感恩對方如此的成全。 有一次,出家兩、三年了,在外面剛好遇到我同修,穿得很漂亮,我就問她:『你最近快樂嗎?』她說:『快樂的不得了!』,『對嘛!我就跟你講,根本就沒什麼嘛!』。 華視點燈節目做五週年慶,都找一些災難的家庭參加,也叫我和同修、小孩一起去,我跟她講:『你看!我們已經很幸運,來參加的人何其不幸,我不過是出家而已,至少還有機會見面,已經很幸福了!』所以說,出家其實並沒什麼值得牽掛的,世間那種生死離別才是真痛苦。 上節目那天,我在廁所,我小孩剛好也去廁所,他找我聊天,當時,我感覺好像沒有離開過一樣,沒有什麼隔閡,他也很尊敬我,問我一些讀書的問題,我對他也很關心。兩個人從廁所出來以後,我太太拿飯給我吃,她拿飯給我吃的姿勢,還當我是她丈夫,還有那種習慣,就是女眾都有的那種習慣。所以我覺得,出家以後,夫妻應該盡量避免見面。見面久了,你也就沒辦法了! 現在我若回台北,親戚朋友都會跟我報告,我的小孩目前在做什麼,甚至還將我的電話給他,叫他要打給我,其實,我們兩個都不會聯絡,別人都覺得納悶,認為你們是父子,為什麼不聯絡? 到現在過年要到了,我父母每天在家裡等,等什麼?等這個孩子回來!父親比較可憐,他說你們一個出家,結果兩個都出去了!因為我出家,孩子歸太太,我太太跟她母親住,所以父親平時看不到這個孫子,所以過年大家就在等他,等他回來,初一住他家,初二住誰家,大家平分住…,一年看一次,老人家終究是疼孫子! 我出家以後,頭髮剃掉、袈裟穿上,我跟自己講,我終於回到我本來的樣子,我本來就是一個出家人,前世我可能就是出家人,我只習慣出家人的生活,七年的婚姻生活跟做事業,雖然有所成就,但是對我來說,永遠是一種壓力跟束縛,不習慣,包括別人叫我買車,我都沒有那種想要有車的觀念。家裡要分財產,我跟二哥兩個都愛流浪,我跟父親講,不用分、不用分,都給大哥,大哥要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,因為我父親跟叔叔曾經為了分財產拿刀要互砍,所以,從小時候,就沒有那種想法要分財產,一直到結婚做事業,買房子…,我都用 太太的名字買房子。 對我來講,擁有是一種壓力跟痛苦,希望過比較自由的生活。有佛寺叫我去做住持,我都跟他拜託不要,因為我曾經做過,被束縛,實在有夠歹命!我覺得一個人要過得自由自在,我們要盡量奉獻,當然還是那句話,不怕做住持,但是不要做住持,我覺得,做住持是一種的菩薩擔當,不然你去問心良和尚!有夠痛苦!如同各位當父母一樣,當父母就是擔當。 趁我現在還會講話、還健康、還稍有人緣、不討人厭,不要讓自己有各種的雜染;好好的利用自己,去幫助佛教,這是最大生命的意義,其它不太重要。 如果各位想要出家可以找我,我會幫你一點忙,已經有十幾個男眾來找我出家,我都他們帶去找我師父,或者介紹到別的道場。我跟心福法師,未出家前在龍泉寺就認識了,當然這也是一段的因緣,因為這樣一個因緣,才認識心良和尚,才常來龍泉寺。 我常常認為,可能我過去世是高雄人,死在高雄然後又生在高雄,所以在高雄,有這個地緣,比較有人緣,這個很重要!有一次,我去台中鄉下演講,三催四請才湊二十個人來聽,這就是無緣!過去不曾在那邊種過好緣,我就要檢討。 現在我每天在台灣到處跑,昨晚去台中,之前去羅東、花蓮,每天跑不一樣的地方,讓我感覺很深,每一個人、每一個地方都有不一樣的因緣,台南人、高雄人、台中人、屏東人都不一樣。不但這樣,我們在每個地方因緣也都不同,如果不曾在這個地方結過緣,不管做什麼事情,不通就是不通!像我,在台北想要找個地方住,找不到!沒人要讓我住!台北是我學習的地方,但我必須花錢去租房子,這就是無緣!在高雄信徒很多,大家爭先打電話給我:『師父,要住我那裡嗎?』這就是在高雄曾種過好因,在台北只有種讀書的因,沒有種過佈施房子的因。 各位瞭解這個道理以後,這個地方〞沒有〞,在這個地方要彌補,這個地方〞有〞,這個地方就要惜福,我們所做的要遍及每一個地方,這個地方沒人聽我講經,我就要在那個地方盡量佈施、幫忙,在每個人身上結個好緣,尤其結個佛緣,這才是最重要的!阿彌陀佛! (完) 酒店經紀
創作者介紹

仿古傢俱

mn45mnav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